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举行家祭 “哭墙”新增26个名

  12月9日上午,南京飘着小雨,寒风凛冽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寒风冷雨中祭奠亲人。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,被称为“哭墙”的遇难者名单墙上,今年又新增刻了26个名字。

  上午9点,“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遗属家庭祭告仪式”在纪念馆遇难同胞名单墙广场举行。幸存者夏淑琴家庭、路洪才家庭以及佘文彬家庭祭奠逝去的亲人。夏淑琴老人为7位亲人的姓名“描红”。

  家祭现场,遇难者家属为亲人献花祭拜,缅怀亲人。路洪才老人和佘文彬老人在家祭现场诵读家祭祭文。

  幸存者夏淑琴老人在志愿者的陪同下,26个英文字母表发音拿起笔为家人的姓名“描红”。她对身边的志愿者说:“我不认识字,但是我家里人的名字,我一笔一画都记得。”她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“今年已经是81年了,我希望能等到日本政府的一句道歉。”

  遇难者名单墙位于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南面,俗称“哭墙”,由中科院院士、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齐康教授设计完成,上面镌刻着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。1995年初刚设立时,刻有姓名3000个,象征被日军屠杀的30万同胞。此后,经过多次增刻,2017年增刻20个名字,今年增刻26个名字,合计10664个名字。

  去年,佘文彬在女婿的陪同下来馆里登记。“家里一直知道父亲经历的事,之所以去年想到带老人来馆里登记,是因为这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事,这也是国家的事。”老人的女婿汤征说。

  “今天下雨,我也走不动,但还是想来看看,现在看到名单墙上,父亲的名字,我就放心了。只要我能动,就会来这里看看,不能动了,就让子女过来。”老人指着名单墙上父亲的名字说:“我的父亲叫佘培庚,我当时只有7岁,记忆比较模糊,只记得当时父亲被日军抓走,再也没有回来。后来听人说,抓走后被推到江里了。”

  佘文彬回忆,之前在家里都是看照片来回忆父亲,那是一张很多年前的照片。“以后我就可以到纪念馆来看看父亲的名字了。”

  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举行家祭 “哭墙”新增26个名字26个字母描红打印